描述: 旅行的意義
上個月,我開始一門新的課程,名叫「廣論」,全名是「菩提道次第廣論」,ㄧ本字典厚的文言文,是宗喀巴大師的著作。一週一次,每次三小時,時間很短,然而,坐在課堂上的每一分每一秒,彷彿自己正在旅行…。

當然,我的人還坐在教室,只不過心正飄回七年前,飄在時空與空間的交錯中,我正穿越一片無邊無際的大草原,呼呼的風傳來游牧民族的歌聲…。

第一堂課

第一堂課,總是令人震撼的。

花了一個小時多、轉換三班捷運,大太陽下走路十分鐘才進入神聖的殿堂。我刻意地放慢動作,接受師兄姐們的熱情招呼,直到坐下來為止,我簡直不敢相信~自己終究自投羅網了。

從小,刻意遠離隔壁寺廟的師姑,逃避讀佛經和念佛號,或許以上這些都不是我想逃避的人事物;或許,我真正想躲避的是內心那一塊淨土的打掃沉澱吧?

西藏的第一堂課,也是如此。

當時,我們一行人翻山越嶺,從興奮哇哇叫到沉沉入睡,然而,每經過一個山頂就必須進行”某種儀式”。

「這是謝謝山神讓我們平安度過的儀式。」仁波切說話時中氣十足,完全不像我們剛被睡夢中挖起來的懵懂,後腦還微微抽痛。

我只記得五顏六色的紙灑入藍天飄呀飄的很美(這叫灑天瑪),我們跟著大聲啷朗聽不懂的咒語(應該是感謝藏語吧!)唸完,整個人又恢復到很HIGH,輕鬆擺脫剛下車時的頭昏眼花。

「這也是一種預防治療…」

這一路上山攀爬,氧氣越來越稀薄,睡覺會讓呼吸變得淺短,很多人因此得到高山症而喪命。所以,每翻一個山嶺就讓我們下車大口呼吸,大聲吼叫,這是仁波切對我們不著痕跡的體貼吧。

描述: 旅行的意義
投下震撼彈

這一天晚餐,是吃完早餐後的第一餐,一旦進入藏區可不像城市那麼繁華,大家都做好心理建設,零食麵包也準備不少,但是可以坐在椅子上,吃著熱騰騰的麵湯,眼前都是霧茫茫的一片感動。

吃飽了、喝足了便隨意走晃。雖然,這是一路上最大的、村民最多的村落。實際上,大馬路全是爛泥巴,房子多半是黃泥土搭起的矮房,少數人經營商店,多數人則在路旁無所事或者乞討。

無意間,我看一位穿著破爛的老婦人抱著小女孩躺在路邊,我忍不住掏出零錢丟給她,她頭也不抬的點點頭。

姍姍回到下車處,才發現最熱鬧的居然是車子前,排滿一條長長的隊伍等待仁波切賜福,居民虔誠的低著頭、彎著腰,不敢直視。隊伍中有一人特別引人注目,她的年紀最大,她正是我剛剛給錢的老婦人。

快要輪到時,她將手長長深入厚重的衣服深處,掏出一疊皺包包的鈔票,一張不留的全部貢獻出來了。

當下,我真的很震撼!

這婦人跟孩子晚餐吃過了沒?今晚有沒有地方可以落腳?明天的生活費在哪呢?

我們只不過路經此地,並非這裡的喇嘛住持或當地人,她的錢一旦貢獻出來簡直如同丟入大海。她憑什麼義無反顧的貢獻出所有,憑什麼毫無懷疑的貢獻出全部,這可是包括她的明天和小女孩的未來啊!

當下,仁波切對待她如同其他人一般,收下她的供養並賜福給她。更讓我的心糾結一團。

老婦女不但放棄此生、也放棄了小女孩?難道這不是不顧生活的迷信與愚痴嗎?

問題很多,答案,我一個也想不出來。

然而,旅程結束的尾端,我終於找到答案了,也清楚明白老婦人的苦心…。

描述: 旅行的意義
無常

西藏,是一處無常的終極地,一場大雨可以瞬間淹沒來時路;一次告別,往往不知道明天身在何處。這在連生與死都可以放下,世間還有什麼不捨或者多加留戀的呢?

西藏,是一處極為貧苦的環境,精神的物資如果沒有遠大於生活物資,沒了樂觀的態度和富裕的心,人們根本無法活下去…。

所以,我們走到哪都受到藏民的熱情款待,他們拿出僅存的酸奶、糌粑跟我們分享,感謝老天賜與相聚的機會與一瞬間的開懷…。

最終,我看清了自己原來是「窮到只剩下錢的空殼」。我坐在草原用手吃著利刀割下來的牦牛肉乾,一面四處尋找乾淨的廁所,結果「寬敞的天地,就是最舒適的茅廁啊!」

藏民笑我不懂,其實我是被自己關入小小的空間,渾然不知世界的寬闊…。

開車七天六夜,我們終於到達目的地,下車時腳軟了,心卻熱熱的。

在西藏待了四十三天之後,我總算開了眼界和智慧,即使人離開了,心卻依然擺在那,一點都回不來了…。

描述: 旅行的意義

描述: 旅行的意義

 

我的更多文章: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17play玩吧

秀逗玩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